從2011年5月26日麗江古城區政府對拆遷戶下發房屋征收決定算起,堅挺了1206天的麗江“最牛釘子戶”——和鵬,於9月12日終於在拆遷協議上簽了字。澎湃新聞:簽完拆遷協議後,現在如釋重負?和鵬:心裡感覺一塊大石頭落了地,拆遷談判拖得時間太長,感覺浪費了青春。(9月15日澎湃新聞網)
  麗江“最牛釘子戶”和鵬一家在堅挺了1200餘天后終於同意拆遷。事後他更表示“感覺浪費了青春”。從總體補償來看,和鵬獲得的“補償成果”基本與其預期相差不多,其漫長的“抗拆”中所遭遇的各種情況,有拆遷方與和鵬的利益衝突,也有其他村民與和鵬的利益衝突,相互間利益的衝突和解決,不虛為一部“拆遷青春史”。
  以往的拆遷與“抗拆”中,往往雙方勢不兩立,甚至演變為極為尖銳的矛盾對立,自焚、暴力衝突、限制人身自由、上訪告狀等等,而和鵬在這1200餘天的“抗拆”中,基本沒有拆遷雙方的直接對立衝突,當然,仍然有“冷戰”不斷。既有拆遷方與和鵬一家關於補償標準的難以對接的持續僵持對立,也有村民對和鵬一家的誤解,甚至還有因和鵬一家遲遲不拆導致村民利益受損後而強行將和鵬家斷水斷電。在這1200天里,各色人等的行為,也從某一方面印證出拆遷,正在從對立對抗走向較為緩和的利益衝突,雖有隱憂,但也有希望。
  在這1200餘天的“抗拆”中,顯然拆遷方與和鵬一方,沒有了強行拆遷的極端對立,這給其他地方拆遷工作上了一堂課。拆遷問題的解決,還是用民主的、平和的方法才能把矛盾衝突降到最低。在這個過程中,被拆遷方的訴求,即便在法院判決中沒有得到確認,也仍然未遭受強拆,顯然對於麗江古城區而言,是有所剋制的。
  但之所以雙方有對立,歸其根本,仍然是雙方就補償標準談不攏。這也是所有拆遷對立對抗中的最重要癥結。不論是和鵬的青春,還是其他被拆遷戶的青春,似乎無一例外都被欠缺規範的拆遷補償標準談不攏而浪費。這也許是今後在拆遷中,對於拆遷一方而言,尤其要著重考慮的問題。
  倘若把之前“沒有強拆就沒有新中國”,以及在此種語境下的各種暴力抗拆當作拆遷史的年少懵懂期,麗江古城區“最牛釘子戶”所創造的“歷史”,或許可成為拆遷的青春成長史,從強行野蠻到漸趨理性。
  經過了這麼些年多地的暴力拆遷,麗江古城區“最牛釘子戶”所經歷的1200天,使得拆遷史書寫了新的一頁,雖然只是一案,不能代表全部,但也是一個新的開始。平等談判,摒棄暴力,維護被拆遷方的基本合法利益,正是這1200天歷史所創造出的有益成果。拆遷的青春,也正從楞頭小伙“不知天高地厚”的暴力拆遷走向理性而趨於穩健的談判式拆遷。
  文/張立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原標題:“最牛釘子戶”青春鍛造出拆遷青春史)
創作者介紹

男兒本色

jy39jyozp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